趵突泉水位:

老兵张新盛:355天生死一线 无悔亦无畏!

来源:济南网编辑:07-05 09:27

济南网讯(记者 孔雪)雷厉风行、精神奕奕,这是张新盛给记者的第一印象,他说这是从军经历带给他的刻骨铭心的影响。今年55岁的张新盛是一名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1987年4月22日—1988年4月10日,他在老山战场上度过了355天生死一线的日子,而这355天改变了他的一生,让他终生无悔,无所畏惧。

▲工作中的张新盛

复原前接到命令 义无反顾奔赴战场

1979年2月至3月,中国军队打响了对越自卫反击战,我正义之师在“惩戒”了越南之后迅速撤回。越南反扑占领了中国云南省麻栗坡县老山、者阴山一带(简称“两山”)。为了收复“两山”及相关据点,应对越南军队的对峙袭扰,中央军委抽调各军区部队轮番赴滇进行驻守。1984年4月至1990年2月,在长达6年的“两山轮战”中,相继有6个军区轮战老山。1986年11月,服役三年即将复员的张新盛接到命令,随所在部队开赴云南老山前线,参加轮战任务。“什么都没想,服从是军人的天职,保家卫国是责任,这么多年过去也不曾后悔!”,回忆当年,张新盛斩钉截铁的说道。

▲图为1988年张新盛与战友在老山

1986年12月,张新盛来到了老山,开始进行战前的模拟训练。老山地处南方,环境湿热,草木丛生,蚊虫叮咬,让张新盛这个北方汉子很难适应,但他还是尽力的让自己尽快融入环境。1987年3月,张新盛第一次真正踏上战场。当时在所在连队正式加入战斗之前,部队组织班长们见习,接收阵地,作为班长的张新盛就是其中一员。那天,他们遭到了敌人的炮击。听着炮声,看着朝自己而来的炮弹,张新盛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死亡的恐惧。

张新盛说,人在遭遇这种危险的情况下第一反应就是躲,当时阵地中设有狭窄的猫耳洞,张新盛和战友们躲进猫耳洞才得以躲过炮弹。“害怕!控制不住的害怕!”张新盛已经想不起那一天的具体日期,但那是的心情他却依然记忆犹新。而这,只是张新盛与枪林弹雨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在此后的一年里,他每每与死亡擦肩而过,恐惧退去,剩下的是坚韧和勇往无前。

▲身着军装的张新盛

243趟运送战备物资 次次生死一线

张新盛所在的部队属于军工,负责为前方阵地输送弹药给养。老山环境复杂,道路崎岖,运送物资全靠人力,一个人背负一两百斤重的物资是常有的事。军工运送物资所要走的路线是极其危险的,军工路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有500多个台阶,要翻越十几处坡度路段,两边还有地雷,其中还有一段是暴露地段,没有任何遮挡,直接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之下,有时候还会面临敌特的渗透。

张新盛说,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1987年10月19日,敌人的炮弹落到了兄弟单位三炮连的阵地上,当时张新盛和十几名战友刚刚输送完弹药从前线返回,看到三炮连的阵地上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战士们立刻反应过来是三炮连阵地遭遇了袭击,在完成自己任务的前提下,这十几名战士赶赴三炮连的阵地。等张新盛和战友们到达三炮连的阵地,眼前的一切都在冲击着张新盛的身心,三炮连阵地被击中,很多战士被伤,现场惨不忍睹。敌人的弹片满地都是,有些击中了三炮连储备的炮弹,有的炮弹引信已经在燃烧,随时可能爆炸。在这种情况下,张新盛和战友们冒着生命危险,把三炮连所有伤员救出,但这次袭击仍造成了三炮连三名烈士壮烈牺牲。

▲战地记者拍摄的张新盛运送战备物资的场景

“我一个人死了就死了 他们拖家带口不能死!”

老山作战期间,我军前沿阵地需要的大量弹药、食品、工事构件等作战物资,需要后送的伤员和烈士遗体,都是靠军工人力来运送。为了提高运输效率,军工在个人体力极限内会尽量多背负些物资,能运一趟就不跑两回,背负两三百斤重的物资是常有的事。但也有没得选择的时候:一是运送烈士遗体。若是运送伤员,只要不是极重伤势或失去知觉的伤员,路途中多少都会以姿势调整来配合军工的抬送,而抬运烈士遗体明显比抬运伤员更加吃力,体力消耗也更大。二是运送野战工事构件。有一种专门支撑猫耳洞的钢盾,一人扛一个块已显吃力,且个大不规则难以背负。正是由于以上原因,军工执行运输任务时会把自身装备减至最少最轻,已经到了“两两”计较的地步,若是路途不远且天气凉爽水壶也可以不带,有些胆大的战士连钢盔也不戴……但以下几件装备是军工出任务时必须要带的,那就是张新盛嘴里的“战士三宝”:“光荣弹”、止血带、急救包,为的是在紧急情况下救命,以及在特殊情况下结束自己的生命。

▲战地记者拍摄的张新盛运送战备物资的场景

运送弹药的路,每一次都是在与死神搏斗,每多一次运送任务就多一次“死的机会”。但是张新盛却经常在有特殊任务的时候主动要求上阵,张新盛说,除了日常的运送任务,有的时候前线会需要一些紧缺物资,一般这种情况需要的人都不多,不必出动整个军工,而是其中几人承担任务。张新盛说当时他的想法很简单,“任务总要有人完成的,有的战友有家有口,如果他们死了,他们的妻儿该怎么办?我单身,而且我父母有三个儿女,我一个人死就死了,父母也还有家人照顾”,本着这样的牺牲精神,每次有特殊任务他都冲在最前面。

那一年的战斗时光让张新盛产生了很大的变化,等他从战场回来转业回家时,家里人看着满面沧桑的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图为上战场前的张新盛(合照左一)和战场归来的张新盛

说起这些,张新盛满脸的坚定,但说着说着却突然开始流泪,他说他很少跟别人说起这些,每次一说起来思绪就会不自觉地回到那时候,说不清楚是个什么滋味,就是让人忍不住流泪。

▲说起战争岁月张新盛不由落泪

众多“宝贝”珍藏多年 功勋章几十年拿出来过三回

张新盛珍藏着很多的“宝贝”,这些宝贝承载着他的那段刻苦铭心的记忆,入伍时的证件、战地记者给他们拍的照片……张新盛拿着其中一个纸质泛黄,透着水渍的小卡片说,这个是当时每个战士胸口袋内里面都要放的,这是一个方形、染印的印章样表格,上面写着姓名、血型、部队,就是为了在战士受伤的时候可以方便输血救治。

“还有这个,用中文和越南话写的喊话标语”,张新盛又拿起另一张印着几句话的小卡片说道,“我现在还会读呢!‘露松空衣(谐音)’缴枪不杀!”

而这些宝贝里他最珍惜的就是一枚一等功功勋章,他说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三次拿出来给别人看,第一次是年轻的时候在单身宿舍室友无意中翻出来,第二次是前几年有个记者采访他,第三次就是今天。

▲张新盛的功勋章

那段军旅岁月给张新盛的一生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张新盛说,他的字典里再也没有“怕”这个字。1988年,张新盛打包好行李离开部队转业,随后来到济南西机务段工作,一干就到了今天。他干过工人,干过机关工作,但不管在哪个工作岗位上他都是兢兢业业,还获得了系统信访先进个人的荣耀。他说,他的血液中流淌的是军人的坚毅,他会把军人的精神贯彻到自己的一言一行中。


原创推荐

  • 客户
  • 无线济南客户端

  • 济南发布客户端

  • 泉城蓝客户端

  • 市中手机台客户端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

版权所有:济南广播电视台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1020100号-1

鲁新网备案号:201653103

广电总局批文 广局[2010]58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7120180004

信息网络传播许可证号1907177

公安备案号 37010202001790

济南网 用户反馈邮箱:ijntv_mail@163.com

举报电话:0531-85652768

广电总机:0531-85652114

广告合作:0531-85653065

国家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