趵突泉水位:

济南首例涉恶案判决!7人恶势力团伙寻衅滋事获刑 

来源:天下泉城编辑:11-02 14:33 查看数0

威胁、打人、砸车、喷漆、堵锁眼、泼机油……只因无法取得代理权便恼羞成怒,实施了一系列犯罪行为。近日,商河县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的胥某杰、王某、王某鉴、张某、张某周、陈某勇、张某某等7人恶势力团伙寻衅滋事案,经商河县法院依法审理,一审以寻衅滋事罪判处被告人9个月至9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据悉,这是济南首例涉恶案件的判决。

539029990780458956

判决认定,被告人胥某杰在获取某手机商河代理权未果后,遂对该品牌手机代理商进行报复,纠集人员形成以被告人胥某杰、王某为纠集者,以被告人王某鉴为骨干成员,被告人张某、张某周、陈某勇、张某某为积极参加者的恶势力团伙,通过堵锁眼、打砸员工车辆、持木棍殴打威胁办事处员工等方式,多次针对办事处及员工实施了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在商河造成了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为什么说他们是恶势力团伙呢?又是根据什么认定他们的行为是寻衅滋事罪呢?

基本案情

被告人王某的妻子李某经营某品牌手机业务。2016年5月份,被告人王某意欲取得该品牌手机商河地区的代理权(以下简称代理权),由于资金、人脉不足,便找到被告人胥某杰希望由其出面取得代理权,被告人胥某杰此后开始运作此事。

2017年5月初,被告人胥某杰同李某找到负责某品牌手机销售的总经理曾某辉,表达了其想取得代理权的意向,因该公司经营模式为直销模式,故曾某辉拒绝了胥某杰的代理要求。胥某杰意欲通过关系向曾某辉施压,并让其在一周内答复。

2017年5月12日,被告人胥某杰和曾某辉电话沟通后因得知无法取得代理权而恼羞成怒,和被告人王某商议通过给负责该品牌手机销售的某公司商河办事处(以下简称办事处)制造麻烦的方式进行报复并迫使曾某辉同意其取得代理权。后胥某杰找到被告人王某鉴,让其听从王某的安排,王某鉴同意了胥某杰的安排。

2017年5月至7月期间,被告人胥某杰指使被告人王某,王某又纠集被告人王某鉴实施了一系列持械随意殴打、恐吓办事处员工以及用胶水堵办事处办公室门锁锁眼、打砸员工车辆等任意毁损财物的犯罪行为。

一系列犯罪行为

2017年5月13日至7月12日晚间,受被告人胥某杰指使,被告人王某与王某鉴先后8次驾驶摩托车至办事处,将沾满胶水的牙签插入门锁锁眼内,致使门锁无法开启。

2017年5月15日,被告人王某指使被告人王某鉴通过电话将办事处销售主管苗某约至停车场,被告人王某鉴言语威胁苗某不得继续在办事处工作。

2017年5月20日,受被告人胥某杰指使,被告人王某、王某鉴驾驶摩托车先至商河县某家属院,将办事处销售主管苗某的1辆白色轿车的车灯砸坏并将车身喷涂红漆,经鉴定直接损失为人民币4555元。随后二人又至商河县某小区,将办事处业务主管王某广的1辆白色轿车的车灯砸坏并将车身喷涂红漆,经鉴定直接损失为人民币3895元。

2017年5月30日,受被告人胥某杰指使,被告人王某、王某鉴驾驶车辆至商河县某小区门口对面马路,持木棍对办事处销售代表李某某进行殴打,并言语威胁李某某不能在办事处上班。

2017年6月16日,被告人胥某杰驾驶车辆同被告人王某、王某鉴至济阳县某小区,将办事处经理刘某的1辆白色小型普通客车的车灯砸坏并将车身喷涂红漆,经鉴定直接损失为人民币7050元。

2017年7月9日,受被告人胥某杰指使,被告人王某、王某鉴驾驶车辆至济南市某小区地下二层停车场,将曾某辉的1辆棕色宝马车辆车身泼满机油,经鉴定直接损失为人民币1293元。

2017年7月12日晚,被告人胥某杰、王某指使李某组织办事处员工十余人到商河县某酒店吃饭,期间,胥某杰让李某给上述员工每人发放了一个内含人民币1000元现金的红包,并要求上述员工配合,等候不上班的通知。次日,被告人胥某杰、王某通过打电话、发短信息和微信的方式要求上述员工辞职,后办事处员工十余人迫于胥某杰等人的压力,均向办事处提出辞职,导致办事处业务无法开展。

2017年7月18日,受被告人胥某杰指使,被告人王某纠集被告人王某鉴、张某周、陈某勇、张某、张某某5人,携带由王某提前从网上购买的头套、迷彩服、橡胶棍等作案工具,由被告人张某跟踪报信,被告人张某某驾车同王某、王某鉴、张某周、陈某勇5人身穿迷彩服、头戴头套至商河县某小区,持橡胶棍对办事处主管杨某凯进行殴打,致使被害人杨某凯全身有多处皮下出血。后经鉴定,杨某凯损伤评定为轻微伤。

2017年7月21日,被告人胥某杰、王某见杨某凯还未离职,受胥某杰指使,被告人王某、王某鉴、张某、张某周、陈某勇、张某某6人再次采取上述作案方式,对杨某凯进行殴打,致使被害人杨某凯全身有多处皮下出血和皮擦伤、左侧第5肋骨骨折。后经鉴定,杨某凯损伤评定为轻微伤。

堵锁眼8次

打砸员工车辆4辆

造成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6793元

威胁、恐吓员工不得继续在办事处工作

严重影响员工的工作、生活及办事处的经营

持械随意殴打他人

致使被害人杨某凯2次轻微伤

这一系列行为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

胥某杰等人的行为应当认定为恶势力犯罪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14条:具有下列情形的组织,应当认定为“恶势力”:

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

恶势力一般为三人以上,纠集者相对固定,违法犯罪活动主要为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同时还可能伴随实施开设赌场、组织卖淫、强迫卖淫、贩卖毒品、运输毒品、制造毒品、抢劫、抢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众“打砸抢”等。

根据上述规定,2017年5月13日至7月21日两个月期间,胥某杰多次纠集王某、王某鉴以暴力、威胁等手段,针对办事处这一特定区域和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欺压该公司员工,扰乱员工正常的社会生活秩序,扰乱办事处正常经营,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

该犯罪主要纠集者为胥某杰和王某,骨干成员为王某鉴,积极参加者为张某、张某周、陈某勇、张某某,成员相对固定,违法犯罪活动主要为随意殴打他人、用胶水堵锁眼、砸车喷漆等毁损财物、威胁、恐吓不特定员工、组织员工集体辞职等寻衅滋事行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上述行为属于“恶势力”。

胥某杰等人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

寻衅滋事是指行为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随意殴打他人、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强拿硬要、任意毁损、占用公私财物等行为,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

主观方面

2017年5月12日,曾某辉明确拒绝了胥某杰某品牌商河代理权,胥某杰恼羞成怒,和王某商议通过给办事处找麻烦的方式报复并逼迫曾某辉同意。自2017年5月13日至6月20日期间,胥某杰指使王某、王某鉴破坏商河办事处办公室锁眼、威胁员工苗某不要上班、持木棍殴打销售代表李某某、威胁其不能在商河上班、故意毁坏员工王某广、刘某的车辆等犯罪事实,向曾某辉施加压力,期望通过这种压力迫使曾某辉同意胥某杰取得某品牌手机商河代理权。此时的胥某杰的心态是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给对方施加压力。

2017年6月21日,犯罪嫌疑人胥某杰、王某再次到济南同济南分公司总经理曾某辉见面,胥某杰明确还要取得某品牌手机商河代理权,再次被曾某辉拒绝。犯罪嫌疑人胥某杰见代理权取得无望,便开始了更加疯狂的报复行动,并且于半个月多后的7月9日对曾某辉的车辆进行了泼机油的破坏报复行为。2017年7月,胥某杰陆续指使王某、王某鉴对商河办事处员工、车辆进行了多次殴打和打砸,手段和方式升级,暴力程度提高,致使被害人杨某凯2次轻微伤,并组织员工集体辞职,致使某品牌手机商河办事处的经营受到严重影响,员工人心惶惶,安全得不到保障,社会秩序严重破坏。此时的胥某杰心态已经由期待得到代理权转化为在没有取得代理权可能性的情况下的疯狂报复,其心态转变为借故生非,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报复心态。

上述胥某杰的主观心态经历了由为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给对方施加压力而期待得到代理权,在没有取得代理权可能性的情况下的疯狂报复,其心态转变为借故生非,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报复心态。其心态、动机均符合寻衅滋事罪的主观要件。

客观方面

胥某杰等人实施了一系列随意殴打他人、恐吓他人、故意堵办公室锁眼、砸车喷漆等毁坏财物的行为,并且随着事态的发展,暴力程度提高,参与人数增多,社会影响愈发升级,致使1人2次轻微伤、办事处的员工人心惶惶、安全得不到保障,经营受到严重影响,社会秩序严重破坏。

上述行为是典型的寻衅滋事行为。

虽然上述行为针对对象系某品牌手机商河办事处、该办事处员工、办公室、车辆,表面看起来是特定的人和事,但经过分析,不难看出,胥某杰等人针对的是特定的某品牌手机代理权一事,但是殴打什么人、打砸谁的车、恐吓、威胁谁,胥某杰并没有专门针对特定的某一个人,而是随着事情的发展,有着不同的变化。

如本案的被害人刘某之前是济南分公司工作,5月10日才调至商河办事处,之前的破坏行为并没有针对刘某,但是6月16日胥某杰电话联系刘某要求做某品牌手机的代理,被刘某拒绝,当日晚上刘某停在济阳小区的车辆就被砸了。

如6月21日,胥某杰找到曾某辉再次谈代理权一事,被曾某辉再次拒绝,胥某杰于7月9日指使王某等人将曾某辉停在济南的车辆泼上机油。

上述可见胥某杰是根据需要,针对某品牌手机公司不特定的人实施不特定的殴打、恐吓或者打砸车辆行为,体现了寻衅滋事罪中的随意性、任意性。

张某周、陈某勇、张某、张某某4人在第一次参与殴打之前,并不知道要打的人是谁,体现了寻衅滋事罪中殴打他人的随意性;第二次殴打之前,虽然已经知道了被打的人系第一次被打的人,但是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具体什么工作,因为什么缘故被打,4人均不知情,也体现了被打对象的不特定性。

客体要件

寻衅滋事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共秩序,所谓公共秩序包括公共场所秩序和生活中人们应该遵守的共同准则。寻衅滋事罪多发生在公共场所,常常给公民的人身、人格、公私财产造成损害,但是一般侵害的并不是特定的人身、人格、公私财产,而主要是指向公共秩序,向整个社会挑战、蔑视国家法规和道德。

该案使得某品牌手机员工人心惶惶、安全得不到保障,无法维持正常经营,严重影响社会秩序,引发了恶劣的社会影响,符合寻衅滋事的客体要件。

综上,胥某杰、王某、王某鉴、张某周、陈某勇、张某、张某某7人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

寻衅滋事是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规定的恶势力7类典型案件之一,打击黑恶势力犯罪要坚持打早打小,有黑扫黑、无黑除恶、无恶治乱,确保将黑恶势力消灭在萌芽状态。

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犯罪,欢迎群众积极举报!专门举报电话:12309

原创推荐

  • 客户
  • 无线济南客户端

  • 济南发布客户端

  • 泉城蓝客户端

  • 市中手机台客户端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

版权所有:济南广播电视台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1020100号-1

鲁新网备案号:201653103

广电总局批文 广局[2010]586号

信息网络传播许可证号1907177

济南网 用户反馈邮箱:ijntv_mail@163.com

网站电话:0531-85652768

广电总机:0531-85652114

广告合作:0531-85653065

国家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