趵突泉水位:

济南两年华丽蜕变 美国女婿直呼傻眼 

来源:凤凰网编辑:06-24 19:32

今年6月,已经在美国工作的女儿携洋女婿Jake,时隔两年后,再次回到济南小住一段时间。

到达济南的当天晚上,本来说好,他独自到小区附近转转、散步一个小时左右,结果不到半个小时,女婿就带着一脸惊讶状跑回家了。怎么回事?

这个具有英美血统、来自纽约州的单纯美国小伙,连连摇头,连连感叹:Iamdumbfounded,Iamdumbfounded(我傻眼了)!Incredible,incredible(不可思议)!Unexpected,Unexpected(无法想象)!

女儿笑了,对我们翻译说:这个傻帽,出门一看,周围与两年前,大不一样了,一片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有些紧张,有些害怕,有点迷路呢!

是啊,与2017年的这个时候相比,周边确实又发生了巨大变化:绿地中央广场就有7、8座120米左右高的写字楼、办公楼,陆续启用或主体完工;汇金国际金融中心,内外装饰基本完成,开始进入庭院绿化阶段;省科技馆已经封顶,明年交付使用;建鲁时代广场,已经建设到5层……

而这一切,在两年前,要么还是一片空地,要么还在正负零以下。

如此的进展速度,这对几乎20年不变样的美国人来说,不眼晕,才怪呢。

Dumbfounded,Incredible,Unexpected,这三个词成了半个多月中,洋女婿的口头语。

站在楼顶上,俯瞰济南夜景,洋女婿感叹:能看见星星闪烁了,能看的更远了。

当我告诉他,中国对168个重点城市的空气质量进行考核、定期公布排名。前5个月,济南“气质”不再是后20名的时候,小伙子面带羞涩,连连点头:没有想到,两年就这么大的变化。难以理解。

他之所以有点不好意思,里面有个小插曲。这次去北京接机之前,女儿特意嘱咐我们,务必给JAKE买个防霉口罩,他说对济南的空气有点受不了。她妈妈不太高兴,还解释了半天:济南已经不是霾城了。

有一天,一家四口驾车,回青岛县城老家。行驶在西外环高架、南二环快速路上,洋女婿疑问多多:前年,走的不是这条路啊?济南的道路怎么这么平坦?没有美国坑坑洼洼的情况。

我告诉他,这条路是2017年12月底通车的,2017年夏天我们走的是北园高架桥。世界上中国是修路建桥最厉害的国家,济南的道路建设这两年突飞猛进,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美国女婿说:他们学校前面的一条5英里左右的马路,修了四年了,还没有完工呢。工人是上午九点上班,11点半下班;下午2点开始,5点结束。上午、下午,中间还要茶歇(喝咖啡)半个小时。女儿说,美国是按照工作时间发工资的,一个小时多少钱是一定的,那才叫“磨洋工”。

2017年第一次来济南,他就喜欢上了济南的烧烤“烤串”。这次来,又是建设路上的小白羊,又是小吃城的鑫立旺烧烤,流连忘返。

令他惊讶的是:所有烧烤,都全部进到室内了。两年前,还都在室外,味道虽香,但是确实污染环境,现场“Incivilization”(不文明)。

2017年夏天,他们走的时候,位于槐荫区的宜家还没有开业。这次,两个人去那里整整呆了一下午,买了一大堆东西,要带回美国。看到,宜家北面的会展中心,也基本竣工了,洋女婿有些兴奋:太壮观了,太漂亮了,比纽约的贾维茨会展中心(JavitsConventionCenter)还大、还现代。

无论去上海玩、还是往返北京,都经过济南高铁西站,JAKE都对西站西侧的济南国际医学中心,不到两年,就出现一栋栋高楼,深感太神奇了,听了我的解释,也明白了“JinanSpeed”(济南速度)的内涵和意义。

17日,拉着他们两个跑到东部的全运村健身中心玩了半天。回家的路上,看见济南金融城(CBD)那热火朝天的一片工地,看到那一座座高楼,洋女婿问这问那,当听我说,后年你们再回来的时候,除了“五指山”,其他的应当基本上都能使用了。JAKE竟然不解地问:济南的建筑工人不休息吗?

洋女婿是学东亚历史的,对中国的历史包括文物很感兴趣。两次来中国,两次到故宫,一看就是半天多,累得我这个陪同,气喘吁吁。这次来中国,还专门去纪念堂瞻仰毛主席遗容,甚至都知道老人家的出生年月。到我老家,一起到墓地祭拜祖宗,有模有样。这次路过济南西门桥附近,看见济南五三惨案纪念碑,还特意下来,看了看。

这几年,经过女儿的不断持续教育,据说还动不动就考试,洋女婿对中国人的亲戚关系知道了不少,知道爷爷、奶奶与姥爷、姥姥的区别,这些是英文里都是一样的单词,都是Grandfather、Grandmother。知道爸爸的姐妹叫姑姑,妈妈的姐妹叫姨姨,妈妈的弟弟叫舅舅等等。就是不知道妈妈的姑姑、姑父,叫姑姥爷、姑姥姥,是什么关系。什么妈妈的爸爸的妹妹,叫姑姥姥,等等,一头雾水,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

来中国两趟,路过北京,去过上海,到过青岛,住在济南,问哪个城市最好?

不会撒谎的洋女婿,满脸真诚地说:Jinanisthebest!

问其原因,他说:有的地方,人太多,受不了;有的地方,市民傲慢,不懂礼貌;还是济南城市变化大,待人客气,处处讲文明,具有绅士风度。

女儿解释说,这次到上海,本来想到黄浦江边转转,到那一看,那么多人啊,南京路那里过马路竟然需要武警“人墙”当红灯,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的美国土老帽,吓的不敢去了。前年回老家到海边去玩,一些当地小青年,不征得同意,强行与JAKE拍照合影,让他非常烦。

当然,洋女婿也从一个美国人的眼光,给济南提出了几个意见,一是街道的路标尺寸太小,根本看不见、找不到。二是有的街道如千佛山西路,几乎50米左右就一个垃圾桶,而有的地方几乎见不到一个垃圾桶,提着东西到处找。三是一些过街天桥上的横幅、标语,上面的英文句子,根本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他还问,自己如果在济南开设一个专门的翻译服务公司,怎么样?

济南的巨变,让他们产生了回国工作居住的念头。两个人计划几年后,都到山东大学当教授去。

再过几年,济南一定会更美!

我也要到中国,回济南工作!

对我们老两口来说,这是他们这次回济南的最大收获。


原创推荐

  • 客户
  • 无线济南客户端

  • 济南发布客户端

  • 泉城蓝客户端

  • 市中手机台客户端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

版权所有:济南广播电视台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1020100号-1

鲁新网备案号:201653103

广电总局批文 广局[2010]58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7120180004

信息网络传播许可证号1907177

济南网 用户反馈邮箱:ijntv_mail@163.com

举报电话:0531-85652768

广电总机:0531-85652114

广告合作:0531-85653065

国家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