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济南高龄产妇“二孩”之路:助孕门诊挤满人

来源:齐鲁晚报编辑:济南网络广播电视台2016-11-01

关键词:试管婴儿, 盛燕, 章化梅, 辅助生殖技术, 医生, 高龄产妇, 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 救命稻草, 捐卵, 促排卵药物,

摘要: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像章化梅和苏舒一样的高龄女性燃起再做母亲的梦想,从省内各地拥入济南的各大生殖中心。”张斌提醒,促排卵药物使用不当,还会导致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更难怀孕,求孕心切的女性不要盲目依赖辅助生殖技术。

51岁绝经十年却还想再要个宝宝,52岁唯一的孩子在国外觉得冷清想再要一个……全面二孩政策放开,不少高龄女性的“妈妈梦”再次被点燃,随着年龄增大怀孕已非易事,辅助生殖技术成为她们寄予希望的“救命稻草”。记者从济南市各大生殖中心了解到,从年初开始,门诊量就较以往大幅增长,其中一半是为二孩而来。

46岁想要二孩,“还是没跑赢时间”

今年46岁的章化梅(化名)近两年来一直在与时间赛跑。单独二孩政策出来以后,再要一个的愿望,就在她心里播下了种子。“女儿已经22岁要上大学了,想着将来家里就剩我们两口子,也怪冷清的。再说全家也都盼着,能再给她添个弟弟。”

尽管当时已经44岁,求子心切的她,还是决定拼一把。取了环之后就开始备孕,章化梅没少吃各种补品,丈夫也戒了烟酒积极配合。不过,努力了大半年,却仍没传出好消息。“这半年以来,婆婆时不时就会问我有动静了没,连晚上做梦都是怀上了。”一直沉寂的肚皮开始让章化梅沉不住气,她跟丈夫打算去医院看看,一检查丈夫身体好好的,原来是她自己身体不争气。

“检查是输卵管堵塞了,还拿了一些促排卵的药,医生说是会增加怀孕几率。”章化梅心想,毕竟年龄在这摆着,不比年轻时候,想要就有了。或许等输卵管畅通后,宝宝就会听见她的诚心召唤,能早点到来了。

不过,促排药吃了两三个月,助孕的医生也换了好几个,章化梅却一直没怀上。越来越心急的她,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辅助生殖技术上。“去年七八月份,到了济南一家医院想做试管婴儿,医生说不是输卵管的问题,卵巢功能还可以,不用做试管婴儿。”

因为盆腔有炎症,章化梅拿了活血化瘀的中草药,并租了一台仪器,每天按摩穴位30分钟,坚持了三个月后,她终于怀上了。“医生让我放宽心再试试,没想到真就有了。”从怀上宝宝那刻起,章化梅就天天算着日子,不过高兴劲还没过,50多天时宝宝还是出了意外,胎停了。

“当时真的很崩溃,没想到宝宝就这么走了。”章化梅忍痛做了流产手术,天天以泪洗面,隔了半年才缓过劲,打算再尝试一下。不过就是这半年,她的卵巢迅速老化。尽管医生告诉她,试管婴儿不一定能帮得上忙,她还是执意要尝试。

“从今年6月份开始打促排针,一开始是300单位,后来加到最大量375单位,连着打了三个月,还是没能取出卵子。”到了10月份,章化梅不得不放弃,她说,最终还是没跑赢时间。

助孕门诊挤满人,医生都顾不上喝水

“现在最不想过年、过生日了,这些都在提醒我,我又老了一岁,再要上宝宝的机会越来越小。”10月27日上午十一点半,山东大学附属生殖医院生殖中心主任医师盛燕的诊室内,挤着十几位等待的就诊者,苏舒(化名)就是其中一位。今年已经38岁的她,跟章化梅一样在与时间赛跑。

“是不是没有着床?到底啥原因没有怀上呢?”拿着冰冷的显示未孕的检查结果,苏舒满脸焦急地询问。让她难过和伤心的是,胚胎明明已经成功移植到体内,却依然没有发育。

“不要想得太多、有太大压力,越是迫切地想怀上,往往越是事与愿违。”盛燕安慰着苏舒,放宽心或许就能怀上了。而从医学角度来讲,并不是每个移植到体内的胚胎都能成功发育。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像章化梅和苏舒一样的高龄女性燃起再做母亲的梦想,从省内各地拥入济南的各大生殖中心。

“今天上午人还算少的,看了九十多个,以往人多的时候都得上百。”送走当天上午最后一位就诊者,盛燕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时针指向十二点。一上午的忙碌,她没能喝上一口水、去一趟厕所,不过她说,能准时看完病号,这已经是近几个月来难得的一天。

今年以来,盛燕明显感觉工作量增加,最多时她一天要看200个病号,其中三分之一到一半的求孕者都是为二孩而来。40岁以上的大龄求孕者也较去年明显增多,“尤其是年初政策刚放开的时候,各个年龄段的都想来尝试一下,40岁以上的能占到一半,现在还时不时会碰到五十一二岁的就诊者。”

同样忙碌着的,还有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副主任医师张斌。“要二孩的比去年增加一倍,门诊量至少增加了三分之一。”他说,大龄女性求孕的心理往往比较迫切,因为怕绝经后再也没机会,大都在尝试三个月至半年不孕后,便会求助辅助生殖技术。

解冻胚胎数量翻倍,捐精使用量增长明显

“孩子不在身边怕寂寞”“退休了没事做”“孩子的孩子不用自己带”……在盛燕接诊的大龄女性中,她们要二孩的理由各有不同,但再要一个孩子的迫切心理却大抵相同。

今年已经52岁的程女士,唯一的儿子在国外已经成家,只有过年时才能回来待几天。因为离得远,小孙子也不用自己带,夫妻俩都觉得家里冷冷清清,就想再要个孩子。尽管医生不推荐她做试管婴儿,她还是尝试了两三次,接连的失败后,她打算等待捐卵。

“因为卵巢功能不好,多次更改方案仍然难以再孕的,只好等待捐卵。”张斌说,他的就诊者中,十个人中会有两三个选择使用捐卵,不过由于捐卵数量有限,时间往往比较长。“即使等到捐卵,高龄妊娠也会面临不少风险。”他说。

随着二孩生育意愿的持续释放,越来越多的冷冻胚胎相继被激活。据山东大学附属生殖医院统计,今年解冻胚胎的数量,比去年约增加一倍,这些大都是为要二孩。“一天会解冻50多个,而在去年,一般每天解冻30个左右。”

据盛燕介绍,尤其今年三四五月份最为集中,很多之前使用过辅助生殖技术的夫妇,想用以前冷冻的胚胎再要一个孩子。“以前做过试管婴儿的夫妇,60%-70%的患者在新鲜胚胎移植后都有剩余冷冻胚胎保存。试管婴儿成功后,剩余的冷冻胚胎就一直在保存着。这种生育力的保存,在二孩政策放开后得以快速释放。”

盛燕说,随着前来要二孩的夫妇增多,指定编号的捐精使用量,也较去年增长一倍多。“指定编号的捐精一般只提供给二孩夫妻,以前最多的时候每月30多个,现在每天都得去精子库一趟,每月多的时候增加到80多个。”

超40岁女性,再孕成功率不超30%

因为大龄女性要二孩的迫切心理,辅助生殖技术不免被当成“万能法宝”,成为她们寄予希望的“救命稻草”。

“电视上说60岁也能生,我才51岁,身体也挺好,咋就生不了呢?”前两天,刘女士找到盛燕,希望通过试管婴儿,再要个自己的宝宝,但细问之下才知道,刘女士已经绝经十年,这让盛燕哭笑不得。

“试管婴儿不是万能的,我们也多次给求孕者解释,但有一些还是不理解,因此被投诉过好几回。”盛燕无奈地说,随着女性年龄的增长和卵巢功能下降,受孕成功率也直线下降。即便运用试管等辅助生育手段,40岁以上女性再孕的成功率也不超过30%。

“一般我们都会告知就诊者,可仍有一些评估卵巢功能后并不适合,却执意想尝试的。”盛燕说,这些大龄女性在尝试两三次失败后,才渐渐放弃。更多的则是多次注射促排卵针,仍难以取到卵子,能走入手术环节移植胚胎的,更是少之又少。

“辅助生殖技术只是解决怀孕障碍的一种办法,它不是上帝,不是万能法宝。”张斌说,不少人希望通过试管婴儿,能“多快好省”地要上二孩。28岁的敏敏已经有一个三岁的女儿,家里因为拆迁分了不少钱,她希望通过试管婴儿,能够一下怀上两个儿子,张斌告诉她,这是非分之想。

“一些夫妇想通过试管婴儿追求‘双胎多子’,有人追求‘马到成功’,有人追求‘精准到位’,这都是不科学的。”张斌说,像敏敏一样年轻却希望通过试管婴儿一次怀俩的,专家并不提倡。

“现实中双胎的增加,多与辅助生殖技术与促排卵药物的使用有关。因为多胎妊娠(包括双胎)对母子均有很大风险,容易发生流产、早产、出生低体重儿等,并且孕妇并发症增多,所以医生不建议为怀双胎而滥用促排卵药物。”张斌提醒,促排卵药物使用不当,还会导致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更难怀孕,求孕心切的女性不要盲目依赖辅助生殖技术。

    论坛热点

    免责申明

    1、凡本网已作出"不得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声明的内容,本网所指向的非本网内容的相关链接内容及其他法律不允许或本网认为不适合转载的内容均不可任意转载。对不遵守本声明、恶意使用、不当转载或违法引用本网内容者,本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行政责任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2、已经本网协议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转自(或引自)济南网络广播电视台"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时事新闻类或资料性质的公共免费信息务必合理和善意的引用,不得进行曲解和修改。此项内容的引用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行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在本网论坛、微博、评论等应用中,由用户发表的文章、图片、视频、评论等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立场无关,作者自负。

    4、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